这是一场助推贵州脱贫攻坚进程的生动试验――
创新基金筹集方式,用好用活用足扶贫产业子基金,引入金融活水“精准滴灌”扶贫产业项目,帮助贫困人口“摘穷帽”“拔穷根”,农民组织化程度和自我发展能力不断提高,充分激活了贫困地区“造血”功能。

这是一场正发生在贵州广大农村的深刻变革――

一批脱贫攻坚扶贫产业子基金向农村先进生产力、先进生产方式精准聚焦;

一批特色优势扶贫产业藉由金融活水浇灌迅速产生裂变,带动更多贫困群众持续增收、稳定增收;

一批以国有企业、龙头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深层次聚合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

……

“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攻坚阶段,面对深度贫困这一最难啃的‘硬骨头’,关键在产业扶贫,必须不折不扣地贯彻执行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必须用心用情用力支持农业产业化发展从而助推脱贫攻坚,助力我省同步全面小康。”8月14日,贵州银行党委副书记、行长杨明尚斩钉截铁地告诉记者。

瓶颈,受限融资难融资贵,产业普遍“小、散、弱”

菌包和香菇销售是安顺开发区宋旗镇传统的村集体经济,建有22个大棚,受产能落后、规模偏小影响,难以扩展市场带动脱贫。富农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王仕荣说:“以前土地入股做不了抵押,跑了很多家银行资金都没有着落。”

红心猕猴桃是水城县勺米镇梭沙村优势产业,黔恒农业前期投入了2000多万元,建成基地1492亩,受限于资金短缺,银行放贷缓慢,公司20多位股东相继卖掉近20套个人房产变现投入,总算缓了一口气。

……

夜郎无闲草,黔地山货好。贵州特色优质农产品风行四海的背后,绕不开农业产业普遍“小、散、弱”的现实,而“融资难”“融资贵”,是农业产业规模小,档次低,精深加工存在短板等客观问题的“拦路虎”,造成农业产业始终难以发展壮大,成为带动更多贫困群众持续增收、稳定增收的富民产业。

“农林产业先天弱势,由于收益慢、风险大、无抵押,金融资源不愿进来。”从事刺梨种植多年的盘州市盘江天富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聂德友说,如果这个时候能有一笔利率低,还贷期长的资金注入,产业链就能越做越长,带动贫困群众增收脱贫的覆盖面就会越来越广。

发展产业是实现脱贫的根本之策,是推动脱贫攻坚的根本出路。 省委、省政府在广泛而深入调研基础之上作出重大决策部署,从规模3000亿元的脱贫攻坚投资基金中分设出1200亿元扶贫产业子基金,要求各级各部门加快创新基金筹集方式,扶贫产业扶贫项目,加快助推脱贫攻坚。

“要用心用情用力去抓,共同当行家里手,探索创新脱贫攻坚投资基金扶贫产业子基金新路子,创造经验,进一步宣传推广。”

“脱贫攻坚不能掉下一个贫困地区、一个困难群众。”

面对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的殷殷嘱托,面对贫困群众的热切期盼,贵州银行迅速统一全行干部职工思想认识,号召广大干部职工牢记“贵州银行是省委、省政府自己的银行,更是贵州人民的银行”这一职责使命,紧紧围绕全省“大扶贫、大数据、大生态”战略开展工作、推动业务,在全行掀起推动扶贫产业基金工作“大比武”,全力支持实体经济和脱贫攻坚。

破题,打通“任督二脉”,夯实产业发展之基

扶贫产业子基金是一个新生事物,是一项重大改革措施,没有任何经验可循。

破题,需要担当,更需要实干。

作于细。2016年12月,贵州银行总行党委在自身可用信贷规模非常紧张的情况下,克服困难,函复省财政厅同意参与不低于100亿元的基金投资。同时迅速成立扶贫产业子基金工作领导小组,组建了跨部门、跨层级的扶贫产业子基金联合办公工作专班,陆续制定数十份工作文件,明确扶贫产业子基金业务的投向、期限、结构、退出方式以及基金项目的操作流程、操作办法等,为各分支机构开展基金业务提供了制度支撑。

落于行。贵州银行总行将500万元(含)以下的扶贫产业子基金审批权全部转授市州分行,明确扶贫基金项目优先给予调查、审查和审批,有效降低了基金投资时间成本。同时针对基金业务专门出台了包括市场价格波动、农业灾害等原因在内的8条尽职免责规定。

5月8日,投放7亿元扶贫产业子基金,覆盖安龙县商品猪养殖、桐梓县保鲜竹笋生产加工、仁怀市红粮种植收购、荔波县茂兰生态旅游建设、贵定县粮食储备和物流建设等5个项目。

5月25日,投放2笔4.23亿元扶贫产业子基金,覆盖贵定粮食储备物流园建设项目,荔波县茂兰生态旅游区(一期)建设项目。

6月30日,黔东南州首笔脱贫攻坚扶贫产业基金6000万元成功投放,用于贵州省黄平且兰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黄平县旅游接待中心项目建设。

……

一笔笔精准投放,一次次往返衔接,贵州银行用数字和业绩展现各行、各条线在推动扶贫产业子基金工作中的比武亮剑和担当精神。

打破资金制约瓶颈,聚合金融活水动力。截至8月15日,贵州银行已累计审批扶贫产业子基金78笔,金额38.84亿元;实现投放55笔,金额32.5亿元,占全省已投放扶贫产业子基金的56.3%。

“为负责者负责,为担当者担当,我们先后制订了十项工作措施推动基金投放,确保有限的资金用在刀刃上,用出实效来,彻底打通扶贫产业发展的‘任督二脉’,用实干实绩考量全行干部职工的工作状态,让成绩经得起历史和人民的检验。”贵州银行监事长胡良品说。

据不完全统计,已经投放的扶贫产业子基金项目能够带动贫困农户超过3万人,项目建成后可带动贫困户户均增收5000元以上。

创新,新型市场主体破土而出,产业兴则贵州兴

眼下,正是水城红心猕猴桃成熟上市的时节,猕猴桃以其特有的地理标识和美好口感,正吸引四面八方的客商纷至沓来。

“往年这个时候,我们要带着团队到处参加全国各地的展会推销,找不到市场辛苦,供不上货更痛苦。”黔恒农业总经理段昌勇说,现在有了“靠山”,我们只要集中精力做好生产端的事情,让企业发展更顺利,群众有收益就行。

“靠山”,指的是六盘水市凉都猕猴桃产业股份有限公司,由全市20多家民营猕猴桃种植企业与六盘水市农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共同组建,既解决了银行授信问题,又通过统一品牌和种植标准,按市场价或保底价对产品进行全部收购,使全市猕猴桃产业聚指成拳,打出了一片新天地。

以“国有企业 龙头企业 合作社 农户”模式组建的混合所有制企业破土而出的背后,离不开扶贫产业子基金的助力。

“扶贫产业子基金的作用可以比作强力胶、混凝土。”贵州银行扶贫部副总经理沈波谈到,承接基金,需要政府主导的国有企业聚合民营资本、农民专业合作社、农户,把产业、利益、流程、要素、责任全部融入到项目之中并予以固化,形成了一个相对封闭的“经济圈”和“生态圈”,而用好用活用足基金,更加需要这样一个新型市场主体出现,真正壮大发展,形成独特竞争优势。

“这不是权宜之计,而是长远之策。”六盘水市农投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胡光汝说,子基金的投放使用既解决了企业发展资金饥渴的难题,企业发展壮大后又能从长远保护农户利益,形成良性循环,扶贫真正扶到了根子上。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批批扶贫产业子基金项目相继投入和实施,一个个混合所有制企业在现代市场上大展拳脚,彻底点燃了贫困群众脱贫致富的希望。

在盘州市,国有企业宏财公司注资盘江天富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占股70%,村集体占股5%,农村土地入股占15%,合作社占股10%,合作社利用贵州银行投放的11765万元扶贫产业子基金用于6万亩刺梨基地建设,将解决569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的就业,带动贫困人口在原有基础上每人每年增收3500元左右。

在安顺市经开区,由国有农业投资公司、自然人、食用菌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成立的贵州聚福菌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正在利用贵州银行投放的1176万元扶贫产业子基金进行提质升级,20000平方米的恒温棚扩建完成后,将实现日产20万棒菌包,使179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受益,带动贫困人口年人均增收8000元。

有了基金支撑,该公司迅速推进与周边区县近30家农民专业合作社签订棒菌包购买回收协议,辐射带动1000余贫困户发展香菇种销,预计全年菌包和香菇利润实现3000万元。

政策好不好,要看乡亲们是哭还是笑。“过去我们村不通路,现在路通了,荷包里有钱了,村里新买的小轿车有十多台,日子越过越红火。”水城县勺米镇果立普村阿期寨组村民钱海道掩饰不住内心喜悦。

曾经,钱海道家被一把大火烧得一干二净,雪上加霜的日子过得无比艰难。现在,钱海道家用自家的20亩土地入股,每年光是入股分红就有一万元,享受贫困户优先就业政策后,两口子在猕猴桃基地务工收入每年能有五万余元。

“这是一个大局面,大锅里有,我们碗里就有。”盘州市盘关镇海坝村贫困户聂由国与苞谷洋芋打了几十年交道,去年,他用28亩土地入股盘江天富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每年保底分红14000元,加上一家三口每月近7000元的务工收入,日子越过越好。

万家灯火处,苍生俱饱暖。扶贫产业子基金带来的岂止是产业的激活,越来越多的贫困群众正在这一场生动的改革实践中转变观念、辛勤劳作,用双手创造更加美好的生活。

Copyright© BANK OF GUIZHOU(BOGZ)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 13003553 号.